快捷搜索:  

昊海生科专注买买买竞争力待考 与华熙生物亦敌亦友

因与华熙生物既存在竞争又存在上下游的合作关系,昊海生科曾经在2012年折戟创业板IPO。同时其主打的玻尿酸产品的销售成长增速和产品单价均出现下降

《投资时报》研究员 陈溢波

因与强劲对手华熙生物既存在竞争又有上下游合作关系,总部位于上海的昊海生物科技(6826.HK,下称昊海生科)曾在2012年折戟创业板IPO。这间接也促成了该公司2015年于港交所上市后“玻尿酸第一股”的名头,尽管其最新市值已不足80亿港元。

而在科创板横空出世的档口,它并未像其同行华熙生物一样,选择私有化进而专注进发科创板,而是直接采取“H+A”的形式。是留足备手以防万一,还是意欲未来在资本市场双线进取,市场目前存有不同观点。不过,这一次,昊海生科似乎没有汲取七年前的“教训”,其与华熙生物之间依旧剪不断理还乱。

值得担忧的还不止于此。资料显示,一路靠外向并购起家的昊海生科,最初并没有自己明确的主业,买买买在为其装点琳琅满目的资产橱窗的同时,是否埋下包括商誉在内的隐患?能否就此拥有长期持续的竞争力?这一切均值得关注。

此外,作为公司盈利主力的医美业务板块,当销售收入增速、产品售价已出现不同程度下滑时,公司本次赴科创板IPO却主要为了扩充此项产能。未来如何实质性提高公司医美领域业绩,又是摆在投资者面前的一个疑惑。

外界亦注意到,当前昊海生科货币资金较为充裕,通过上市筹集资金的急迫性并不明显。

近日,《投资时报》就潜在投资者普遍关注的问题向昊海生科电邮沟通提纲,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华熙生物 敌友难分

资料显示,昊海生科主营玻尿酸原料及系列终端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与号称全球最大玻尿酸生产商的华熙生物存在竞争关系。不久前,华熙生物同样宣告拟在科创板上市。

而据昊海生科此次IPO招股书显示,华熙生物还出现在昊海生科2018年的前五大供应商名录中。

事实上,与华熙生物之间较为复杂的关系曾经阻碍昊海生科2012年拟于创业板上市的进程。彼时,监管层认为该公司用于生产透明质酸钠产品的主要原材料HA精粉、粗粉,在报告期内均系向唯一供应商山东福瑞达生物医药有限公司采购,而后者又系其医用透明质酸钠产品的主要竞争对手。

公开资料显示,这位竞争对手的曾用名正是华熙生物。

在监管层看来,昊海生科向竞争对手采购主要原材料可能对其持续盈利能力构成重大不利影响。如今看来,这一影响或仍未消除。

而2012年昊海有限失利创业板还有另一个原因——以不同价格受让其胜生物股权,却未就该情况向监管层做出是否存在重大权属纠纷、是否存在应披露而未披露的利益安排的充分可信的解释。

昊海有限在此前的招股书中提到,2007年10月15日,公司委托昊海化工以4495.69万元交易对价受让上海雷允上药业西区有限公司持有的其胜生物60%的股权。但在其披露的2008年1月10日进行了工商变更登记后的股权结构情况中,其胜生物的第一大股东昊海化工的出资额为1254万元。

而在2007年12月27日,昊海有限又从彭健等9名自然人手中收购了后者持有的其胜生物25%的股权,交易双方约定的交易对价形式为以每1元出资额对应1.2元的转让价款。

2007年12月29日,昊海有限又与上海其胜生物材料技术研究所有限公司约定以376.2万元的交易对价,收购其持有的其胜生物15%的股权,交易单价同样为1.2元。

证监会官网称,上述2007年12月从上海其胜生物材料技术研究所有限公司和彭健等9位自然人手中拿到的共计40%的其胜生物股权,单价为1.2元,这要显著低于上述于2007年10月经昊海化工取得其胜生物60%股权的单价(人民币3.58元),甚至比40%的股权所对应的其胜生物转让时账面净值单价(人民币2.14元)还要低。

此外,2007年12月27日的这笔交易的对手方中的3位股东,彼时已经成为昊海有限的股东,其余6位自然人股东以及2007年12月29日这笔交易中的交易对手方——上海其胜生物材料技术研究所有限公司也都不再持有昊海有限股权。

值得投资者注意的是,上述提到的其胜生物在被昊海有限并表后,2009年至2011年以及2012年上半年,均为昊海有限贡献了超过一半的净利润。证监会彼时也提及,昊海有限在报告期内的经营业绩主要来源于其胜生物。

买来的四大业务板块

在完成对其胜生物的收购后,公司开始在并购的路上越走越远,靠不断收购外部资产进行扩张,也便成为昊海生科的某种标签。

昊海生科在此次科创板IPO招股书中称,十余年来,公司“完成了以医用透明质酸钠/玻璃酸钠和医用几丁糖为代表的可吸收生物医用材料的行业重组,实现了创新基因工程药物重组人表皮生长因子的产业化”。

从2007年至今,被昊海生科先后收纳囊中的公司包括其胜生物、建华生物、利康瑞、河南宇宙、Aaren、深圳新产业、珠海艾格、Contamac、China Ocean等。事实上,昊海生科也正是通过这种外延式发展方法,一步步架构起了其医美、眼科、骨科、防粘连及止血四大业务板块,这四大领域均为玻尿酸的“用武之地”。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2007年昊海有限成立之初仅仅是一家空壳公司。昊海有限亦在此前拟于创业板IPO的招股书中提到,之所以要由昊海化工作为被委托方以垫款形式受让其胜生物60%股权,是由于昊海有限当时的“注册资本尚未全部认缴到位,不符合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关于股权受让方的规定条件”。

并且,在上述昊海有限从9名自然人手中收购其胜生物25%股权的交易中,昊海有限彼时627万元的交易对价,也是由实控人蒋伟代昊海有限进行支付。

一个现实的疑问随即出现,在最初公司本身没有实际业务甚至没有足够资金的情况下,通过买买买逐步具备上市实力的昊海生科究竟能走多远?是否具有可靠且持续的竞争力?

事实上,在此前的招股书中,昊海有限也曾提到公司存在收购后进一步发挥整合效应的风险。

昊海生科在公开资料中还提及,同样通过并购而来的子公司深圳新产业为Lenstec的人工晶状体产品中国独家经销商,后者为其2017年度以及2018年度的第一大供应商。若Lenstec终止与深圳新产业合作,公司可能无法短时间内找到替代Lenstec的供应商,可能对其业绩造成不利影响。

医美板块还能增长多久?

在昊海生科目前的四大业务中,对主营业务收入贡献最大的板块为眼科和整形美容与创面护理。数据显示,2018年其营收15.5亿元,净利润为4.15亿元,其中,眼科营收达6.72亿元,整形美容与创面护理营收为3.37亿元。

业内分析人士认为,目前医美行业竞争逐渐白热化,一些医美产品甚至出现降价销售的情况,增强竞争力、保持业绩的高增长可能是该公司亟需面对的一个挑战。

昊海生科此次科创板IPO招股书亦显示,2017年公司玻尿酸产品销售收入同比增长33.60%,但由于国内医美市场竞争逐渐加剧,2018年该类产品同比增幅已降至6.24%。与此同时,玻尿酸产品的平均售价也有所下降。

作为公司医美领域的另一个子板块——用于创面修复的外用重组人表皮生长因子产品,虽然2017年该产品被纳入医保目录,导致2017年、2018年销量、销售收入增加,但是产品平均销售价格却出现下降。

昊海生科此次申报科创板上市,拟募集资金14.8亿元,其中主要用于上海昊海生科国际医药研发及产业化项目,该项目的主要产品为医用透明质酸钠(玻尿酸)系列、外用重组人表皮生长因子等。

可以看到,面对已经出现销售收入增速放缓的情况,昊海生科此次IPO作出的规划仍为扩充包括整形美容及创面护理产品在内的一些产品的产能。

不过,昊海生科也提及,未来将围绕其现有的四个业务领域,进行针对性的新产品和原有产品新规格及适应症的开发和扩充,促进产业升级和有关领域的进口替代。中短期内,还将研究和开发第三代玻尿酸产品等。

 

 

 

(责任编辑:华青剑)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交易,尿酸,华熙,股权,招股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